笑一笑,沒煩惱;樂一樂,精神好

Image result for happy heart is good medicine – 喜樂的心是良藥。

憂傷時讀一兩篇笑話吧。

***父母親的節日***
多年來,兒子只記得母親節,卻忘了父親節,所以爸爸一直挺失落。
又到了父親節,早上,全家人一起吃早飯,突然,孩子走到冰箱前,
打開門,然後問: “爸爸,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爸爸心中暗喜,想著兒子可能要給他一個驚喜。
於是爸爸高興地回答:“今天是6月18日。”
孩子有點失望地說:“哇,那牛奶過期了。”
爸爸:……
金句提醒:
要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長
壽。這是第一條帶應許的誡命 。以弗所書 6:4

***奶奶的家書***

親愛的孫子
我這封信寫的很慢,因為知道你看字不快,
你爸爸和我已經搬家了,不過地址沒改,因為搬家的時候把門牌也帶過來了。
這禮拜下了兩次雨,第一次下了3天,第二次下了4天。

昨天我們去買披薩,店員問我要切成 8片還是12片,

我說:8片就成了,12片吃不完。

我給你寄去了一件外套,因為怕郵寄時超重, 所以把扣子剪下來,放在外套口袋裡了。

最後告訴你,現在工作難找,本來想寄點錢給你度年關的,可惜信封已經封上了。

***卓別林***

卓別林為滿座觀眾說了一個很棒的笑話,引來哄堂大笑……

他立即重複,再說了同一個笑話,這時,只有幾個人笑了……

當他第三次重複同一個笑話後⋯靜悄悄地,沒有人笑了……

接下來,他說了一句充滿智慧的格言:
如果你不能一次又一次的,為同一個笑話開懷大笑,那你為何要為同一件傷心事,一次又一次哭泣呢? 又為什麼要為同一件事情,一次又一次生氣呢?

Image result for wisdom emoji

***早间一笑***
有一对小夫妻,在医院停车场,女的怀孕了,一下车就哇哇哇的吐了
男的有点木讷,就站在一旁看着。妻子就生气的说:“你给我拍拍呀!”
男的马上就拿出手机,咔嚓咔嚓,拍了好几张相片………

然后问妻子:“老婆,现在就发朋友圈吗?
老婆: 。。。。

***太搞笑了!***
凤凰卫视主持人 鲁豫 采访 上海精神病院院长 徐一峰

鲁豫:“徐院长,您怎样确定病人是否治愈?”
徐:“其实很简单,先把浴缸注满水,然后旁边放一把汤匙和一个小脸盆,看他怎么把浴缸里的水弄没喽。
鲁豫惊奇:“这也太简单了!我都不用想就知道,该用小脸盆。”
徐院长无语了5秒钟,然后回答:“已经治愈的话,就会把浴缸里的塞子拔掉。 ”

***同窗情***
心情不好去五星级饭店吃饭,点了八个菜,特意要了一只大龙虾,自己干了一瓶三十年的茅台,还喝两碗鱼翅。酒足饭饱!一掏钱,坏了,没带钱包,怎么办?
没办法!打电话给在公安局的同学,喊他送钱来。
同学带着几个手下很快就来了,全副武装,进来就把我铐上了,说跟踪好久了,还把我头上套个黑袋子。经理和服务员都吓哆嗦了,躲得远远的,生怕与我扯上关系。
上警车后,同学说:我也没钱,哥们只能这样帮你了!
同学情!真的好感动!

***博君一笑 ***

小时候说客家话。普通话說不好,有一回普通话听写测验,我坐第一排,专注地听着老师发音。
老师读:“嫌犯。”
我立刻在笔记本写上“咸饭”。
老师不小心瞄到我的卷子,但又不忍让我难堪,就提高音量:“嫌疑犯!”
我迟疑一秒,似有所悟,提笔将“咸饭”改成“咸鱼饭”。
老师再瞄后有点晕。 故意提高音量说:“是‘犯人的嫌疑犯’。”
我听了觉得很有道理,于是再加上三个字“放盐的咸鱼饭”。
老师再也忍不住了,用翻白的眼神对着我:“我说的是‘有一位嫌疑犯’。”
我当时有点紧张,用颤抖的笔迹慢慢写下“尤鱼味咸鱼饭”。
老师只好走到我身边, 按着我肩膀,说:“是那种‘罪大恶极要死的嫌疑犯’。”
满脑浆糊的我怯怯地涂掉先前所写,然后改成“嘴大饿极要食的咸鱼饭”。
老师晕了。

记得上初中,中午午休的时候,我和哥们躲在厕所里抽烟。

听见外面有人来,哥们猛吸一口,就把烟甩了。

进来的是教导主任,他看见我们靠着窗户,便问:你们在干嘛呢?

我慌了,转头看向哥们。他的表情我至今难忘。只见他鼻孔里冒着好多白烟,然后说到:我在生气。

***輕鬆一下***
天氣又開 始變得冷颼颼了,兄弟兩人要去逛百貨公司,經過公車站牌附近的銀行,就想先去銀行外面的提款機領點錢, 但不巧正好碰到運鈔車正在裝鈔。

兩人站在提款機旁邊等了半天,手都快凍僵了, 還不時要忍受保全警衛飄來懷疑的眼光。

兄一如往常簡短的問我:「凍手嗎?」 我照舊簡短地回答:「凍手!」  四個保全警衛的其中兩桿槍頭轉向了我們。

兄似乎嚇呆了沒有做任何的解釋!
我著急~  大聲地對兄喊到:
「哥~他們這樣,你怎麼都還不開腔呢?」  瞬時~四個保全警衛的四桿槍頭全轉向了我們。被扭往派出所後~ 警察問我哥:「你叫什麽名字?」
我哥:「蔣英宇。」
警察稍微提高音量:「你叫什麽名字? 」 我哥:「蔣英宇。」
警察大聲:「你~叫~什~麽~名~字?」  哥也大聲回道:
「蔣~英~宇~」
警察:「吼~ ! 好、好、好,What is your name?」  哥生氣了:「到底要問多少遍~!」~沉默以對!

警察無奈~ 轉頭問我:「What is your name?」 我有點怕,很快的回答他:
「蔣國宇…………」
警察不知為何也生氣了, 打電話到家裡,大妹和小妹急急忙忙跑到警局,警察先生:『妳們的哥哥很怪,一個要我講英語,一個要我講國語,就是不說他們的名字,唉…
請問兩位小姐如何稱呼?』

妹妹同時回應:『蔣邰羽』『蔣茜羽』警察更生氣了:你們全都愛作怪,打電話給令尊聽電話。
蔣老先生接過電說:蔣日雨,有何貴幹? 警察聽了當場昏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