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ies 見證如雲

  • 橄欖樹膏油 – 見證文章

    填滿孩子的愛箱

    文/李飛君(執照心理諮詢師)

    刊於【號角月報】2017年3月 健康天地

    18歲的George與媽媽和外婆一起前來心理諮商,事前我就聽說他精神抑鬱、經常逃學。會談開始時,George坐在媽媽和外婆面前,顯得不自然和沉默。George的媽媽告訴我,他自高中開始便無心向學,常常遲到,逐漸變成曠課,後來乾脆不肯上學。他躲避家人,沒有什麼朋友,精神抑鬱,家人很擔心,但無法與他溝通。

    我轉向George,首先肯定他願意與媽媽和外婆來談話的勇氣。George反應很好,願意吐露他的心聲,他心裡常常感到害怕,總是覺得自己不及人,很敏感別人對他的眼光,面對高中的功課和考試壓力,他感到應付不來,於是選擇不上學。他知道父母愛他,但往往聽到的,不是鼓勵而是批評。他心靈感到很孤單,身邊只有寥寥幾個朋友。他說生日也沒有蛋糕,感覺不到自己在父母心裡的重要性,他在最低沉的時候曾經想過自殺。我問他自殺念頭有多久,他說差不多有半年,我再問他有否計劃過怎樣傷害自己,他說有,他曾經在家裡廚房拿起刀子,但是想到假如他死了,外婆一定會很傷心,所以沒有自殺。媽媽與外婆很驚愕聽到George竟然企圖自殺過,媽媽眼淚掉了下來,她竟不知自己的兒子曾經孤單痛苦地徘徊在自殺的邊緣。這時,媽媽、外婆和George都哭了起來。

    George的父母一直忙於工作,George從小就跟著外婆,直至14歲時才搬回與父母同住,雖然在一起,卻很少溝通,各自在自己的世界。外婆很疼他,但由於太保護,樣樣事情都幫他做,反而令George自理能力低,影響他的自信。自信心愈低,愈容易敏感別人對自己的評價,加上中學時候功課壓力大,面對困難時,就很容易選擇負面方法去逃避。

    現實生活中,這種稱為「功能化」的家庭很多,父母只是忙忙碌碌、營營役役地工作,提供孩子生活上的需要,卻忽略了孩子的情感。家人雖然住在一起,彼此心靈卻相距很遠。一位心理學家曾說:每個孩子的心靈都有一個「箱子」,等待著被愛填滿,以致他能有力量勝過成長當中的種種困難與挑戰。可惜,不少的孩子是帶著「空箱子」長大;特別當進入青少年階段,面對不斷劇增的壓力和挑戰時,因為缺乏穩固的家庭支持系統,很容易會承受不住而跨倒。

    媽媽表示她終於明白George的真正問題,亦對孩子的虧欠感到內疚,她承諾會改變,要重新學習做一個更好的媽媽。諮詢結束時,我看到George的眼神不一樣了,抑壓心底多年的鬱結終於釋放出來了。當George願意打開他心靈最脆弱的地方,家庭關係的重建就露出曙光。

    George願意把他的故事分享出來,希望自己的經歷和感受,能夠幫助其他父母去了解他們的孩子。我祝福George一家,深信他們不再一樣,會珍惜彼此的關係,透過專業的輔導,懂得如何營造一個真正屬於他們的溫暖的家。(真實個案,徵得當事人同意,名字用假名)
     

  • 橄欖樹膏油 – 見證文章

    快樂誰操控

    文/李飛君(執照心理諮詢師)

    刊於【號角月報】2016年12月 健康天地

    小琴與丈夫來尋求輔導,想改善夫妻之間的溝通和關係。小琴性格爽直,有話直說,有問題就需要說清楚;而丈夫性格內向,沉靜寡言,是實務型,不喜歡表達感受,夫妻之間有衝突時他只會生悶氣,不說話,逃避面對。小琴訴說丈夫那種逃避處理問題的反應使她痛苦。丈夫陪她來兩次就不肯來了,小琴很失望。

    小琴自幼成長的家庭感受不到溫暖,青少年期很反叛,……閱讀全文

    幼兒特殊教育服務

    文/李飛君(執照心理諮詢師)

    刊於【號角月報】2016年10月 健康天地

    每年9月開學,是幼兒院老師最大挑戰的時候,三、四歲的幼童,初次上學,需要適應新環境很不容易,最常見的是分離焦慮,哭聲迴盪在課室之間此起彼落。過了適應期,情況未有改善者和其他有情緒行為的兒童,老師都會轉介給我。我會到課室裡觀察他們,也會約見他們的父母,了解家庭背境及成長經歷,提供父母有關兒童心理健康發展知識及有效的處理孩子情緒行為方法,亦會與孩子進行一對一的遊戲治療(Play Therapy)。

    三歲的安娜是孿生兒,她和早她幾分鐘出世的哥哥安安讀同一班。安娜坐不定,多動,不跟隨老師的指引,她喜歡什麼就做什麼,老師一攔阻,她就大發脾氣,整個人在地上滾,不肯起來,很固執,可以和老師對抗糾纏很久,老師很頭痛。我見了她媽媽,她只有這對孿生兒,父母都忙於工作,很多時候都需要親戚或朋友幫忙照顧孩子。……閱讀全文

    思覺失調症

    文/李飛君(執照心理諮詢師)

    刊於【號角月報】2016年8月 健康天地

    精神病患者在治療中,極需要家人的愛與支持。許多華人對精神病不了解,諱疾忌醫,也不肯面對自己或家人有精神病的事實,反而導致病情惡化,引致病者和家人受到更大的痛苦。

    多年前,筆者在一間社區服務的精神健康機構工作,有一個華人家庭,年輕的媽媽在青少年時期患上了思覺失調症Schizophrenia(俗稱精神分裂症),斷斷續續有看精神科;……閱讀全文

    走出抑鬱

    文/李飛君(執照心理諮詢師)

    真實個案,徴得當事人同意,名字用假名。刊於【號角月報】2016年6月 天倫樂-心靈加油站
    29歲單身的彼得只有他和姐姐在美國,一直由在台灣的家人資助他讀書。彼得原與結了婚的姐姐一起住,但姐夫看不起他,所以他搬了出來,與幾個留學生一起租房子住。彼得的情緒越來越憂鬱,且有自殺念頭,姐姐急了,幫他找了精神科醫生,且帶他來接受心理輔導。因著姐姐的愛和關心,彼得願意接受治療。第一次見我時,他問我是否只是聽他說話,他說他曾經在大學時見過心理輔導,他覺得沒有用。我告訴他,除了聽他說話外,我會與他一起探索問題的原因與出路,他對我的回答起了很好的反應。

    彼得家中排行第三,是老么,哥哥和姐姐讀書成績很好;他自小覺得自己比不上哥哥和姐姐,缺乏自信,畏首畏尾。爸爸恨鐵不成鋼,經常責罵他,媽媽卻過分保護他,樣樣事都為他安排、幫他決定,養成他倚賴的習慣。……閱讀全文

    缺乏自信 ─兒童情緒問題─

    文/李飛君(執照心理諮商師)

    真實個案,徴得當事人同意,名字用假名。刊於【號角月報】2016年4月 天倫樂-心靈加油站
    我在去年10月份的《號角》曾經介紹一個四歲女孩芳芳「選擇性緘默」的情緒行為問題,今次我想介紹小她一歲的妹妹玲玲,她們生長在同一個家庭,父母都忙於工作賺錢,兩姊妹都交由祖母照顧。幼兒園開學不到一個月,老師已轉介玲玲來見我。雖然玲玲沒有像她姐姐一樣不說話,但她的話很少、音量很低,膽怯、被動和經常一副鬱鬱寡歡的樣子,缺乏孩子的活潑天真。她的情緒影響了她的學習興趣及社交能力,這是老師轉介她來輔導
    的原因。

    我每星期都會見玲玲一次,與她進行遊戲治療(Play Therapy),她很喜歡,很快就投入遊戲,她的智力和身體協調能力都合乎同齡孩子水準,但是她不能面對失敗,如果在遊戲過程中,她眼見自己落後的話,就會拒絕玩下去。這是懼怕失敗和缺乏自信的表現,非常在意自己是否成功,會逃避困難和挑戰。……閱讀全文

    改變永不遲

    文/李飛君(執照心理諮商師)

    真實個案,徴得當事人同意,名字用假名。刊於【號角月報】2016年1月 天倫樂-心靈加油站
    米高讀小學四年級,父母不斷收到學校對米高的投訴──不專心上課、粗魯地推同學、與老師不合作;老師責備他時,他會突然大笑起來等。父母把他帶來輔導求助。米高是獨子,父母是上班族,他的課餘時間活動總是安排得滿滿的。第一次見米高,他很緊張,注意力不集中,我與他玩遊戲(Play Therapy),他慢慢輕鬆下來,發現他注意力可以很集中,智力也與年齡相符,媽媽說老師也是這樣評價,他有能力但不肯付出努力,只喜歡打遊戲機,學業成績每況愈下,父母很擔心。

    米高爸爸性格內向,媽媽卻很愛說話,夫妻關係不錯,但社交圈子很小,他們的注意力全放在米高身上,對他太過保護,米高的心理年齡比生理年齡低,有衝動與幼稚的舉動,他渴望有朋友,但缺乏適當的社交技巧,很敏感別人對他的反應,覺得別人不喜歡他,就會變得沮喪或憤怒。……閱讀全文

  • 選擇性緘默 ──兒童情緒行為問題

    文/李飛君(執照心理諮商師)

    真實個案,徴得當事人同意,名字用假名。刊於【號角月報】2015年11月 天倫樂-心靈加油站
    幼兒園開學幾個月了,四歲的芳芳沒有說過一句話,不過她明白老師的指示,也能與同學合作,然而老師無法與她溝通,因她不回答任何問題,也不告訴老師她要什麼,不過老師猜對了她會點頭。常常接送她的祖母說她在家裡說話非常多。她父母曾回中國四個月,由祖父母在家照顧,情況轉壞,午睡時尿床,拒絕參與課堂活動,獨自在課室一角。我在學校裡見芳芳,進行遊戲治療(Play Therapy),她很投入玩遊戲,聰明,但膽怯,情緒不易表露,像個抑鬱的孩子。我每星期去見她,慢慢地她與我熟絡,在一對一情況下開始說話,雖然話不多,但已是一個突破。

    我約見她父母,其父給我看她在家中玩得很瘋的錄影片段,他們搞不懂為何她在家之外的環境就不說話。我解釋這是選擇性緘默(Selective Mutism)的情緒行為問題,每學年在一百個學生當中我總會遇到一、兩個這樣的學生。成因複雜,與缺乏安全感和焦慮有關。孩子天生需要父母愛的孕育,特別是性格內向的,被愛和被重視的情感需要很強,如從父母處得不到足夠的,自信和安全感會很低;家是感到安全的地方,出外在社交場合就害怕緊張,這類幼童新接觸學校群體時適應困難,有壓力,出於保護自己,而把自己「包」起來。父母忙於工作賺錢,芳芳出生後大部分時間跟著祖母;父母數月不在身邊更增加她的不安全感和焦慮。……閱讀全文

    誰能明白我?

    文/李飛君(執照心理諮商師)

    青少年情緒個案,真實個案,徵得當事人同意,名字用假名。一位心理學教授曾訪問筆者,這個案的治療方法被放入該教授最新的心理學參考書著作。刊於【號角月報】2015年8月 天倫樂-心靈加油站

    安妮一直有見心理醫生,參加心理治療,在學校的特別班上課。接近青春期,情況趨惡劣,初中一半時間曠課,更因上課時與老師爭執,向老師扔刨鉛筆機,被罰停課,兒童保護局介入並轉介安妮來家庭輔導。

    安妮六個月大時送回中國親戚家寄養,五歲再接回來美國入學,媽媽在衣廠車衣,她從來沒有見過生父,只知道他嗜賭、遊手好閒,媽媽與他離異了。媽媽再婚,生了小她八歲的妹妹,後父對她很好,他在外州餐館工作,一個月回家一次,她也很愛她的妹妹。安妮對媽媽佔有慾很強,媽媽跟誰多一會兒她都會不高興,常常投訴媽媽工作加班不理她。媽媽在家時又常常與媽媽吵架,又不愛上學,媽媽快給她搞瘋了……閱讀全文

    焦慮強迫症

    文/李飛君(執照心理諮商師)

    真實個案,徴得當事人同意,名字用假名。刊於【號角月報】2015年5月 健康天地-心靈加油站

    少玲有不少奇怪的想法──任何東西掉在地上撿起來都要去洗手,因為怕有細菌,不洗會不安;洗手時,恐怕滴水在地上會使別人滑倒,危害他人生命;拿起雨傘又怕傘頂的尖頭會無意中刺傷人,很擔心;過馬路怕自己冒失引致汽車司機會因閃避她而發生車禍等等。丈夫說她神經病,少玲不敢向公司同事透露這些憂慮,怕老闆知道會丢了工作。這些意念頑固地盤踞在她腦裡,揮之不去。四年前她開始失眠,情況越來越糟糕,晚上常睡不著覺;她就很緊張,拼命在網絡上找資料,想找出失眠的原因和解決的辦法,胡亂找到一些駭人聽聞的資料,令她更擔心。她越緊張就越睡不著,往往到快天亮時才瞌上眼睛,白天又要上班工作,很累。最後終於忍不住去找精神科求醫,精神科醫生轉介來作心理治療。

    少玲剛過40,20歲時隻身移民美國投靠親戚,因為英文不好,找不到好工,捱了不少苦。她有兩個孩子,其中一個小孩是第一段婚姻的,丈夫在孩子三個月大時另結新歡與她離異,那時候她曾自殺但沒成功。 ……閱讀全文

    誰願意孤獨?

    文/李飛君(執照心理諮商師)

    真實個案,徴得當事人同意,名字用假名。刊於【號角月報】2015年3月 天倫樂-心靈加油站

    輔導室是我工作坊,是心靈傷口尋 求治癒、關係重整的工場。

    23歲的大衛在大學修課,好像永遠修不完,沒有朋友,獨來獨往,除了上學、做健身,其他時間都是關在自己房間,在電腦前度過;父母不知怎樣與他溝通,越關心他,他越顯得煩躁。 父母終於成功勸服大衛嘗試接受治療。與大衛面談時,他異常緊張焦慮,手腳不安地不斷擺動。他說話不多,但願意講出內心感受:從中學開始,在社交場合 感到強烈恐懼,害怕與人交談;他覺得自己「不正常」,擔心自己的緊張表現被人注意而令自己難堪,所以與人保持距離,避免接觸,用逃避來保護自己。

    不少所謂性格內向,沉默、不喜歡社交的人,可能是內裡自我形象不穩,總覺得自己比別人差。焦慮的根源是害怕,是對未發生的事情估計會應付不來的一種 心理投射的負面感覺。……閱讀全文

    心靈輔導改變人生

    文/李飛君(執照心理諮商師)

    真實個案,徴得當事人同意,名字用假名。刊於【號角月報】2015年1月 天倫樂-心靈加油站

    輔導室是我工作坊,是心靈傷口尋 求治癒、關係重整的工場。

    人生如征途,每一個成長階段都需要進入、適應和跨越,每個階段都有要學的功課與不同挑戰,假如在某一階段失敗或滯留的話,會衍生更複雜的問題。例如婚姻破裂,不單是夫妻二人的痛苦,亦造成兒女的 創傷。尋求輔導最多的是人際關係問題,特別是重要的關係: 如家庭關係、夫妻關係等,最使心靈折騰。

    來尋求輔導的人好像是坐在困境的暗室裡, 我的工作是要把他的暗室窗戶的百葉簾打開, 讓光透進來,使被輔導者有新的眼光看所面對的困難;繼而要幫助被輔導者發掘他蘊藏的生 命能力,用正面的態度來處理面對的問題,所以,輔導是使生命更臻成熟。……閱讀全文

  • 關係困局的出口

    文/李飛君(執照心理諮商師)

    真實個案,徴得當事人同意,名字用假名。刊於【號角月報】2014年11月 天倫樂-心靈加油站

    美芳來尋求輔導的時候,她感到自己抑鬱的情緒到了差 不多崩潰的邊緣,她不想活下去,但知道自己是基督徒, 是不應該自殺的。美芳一直很愧疚自己在人生上半場作出 不少錯誤抉擇,特別是在婚姻及兒女的照顧上。美芳能力 很強,但自我價值很低,童年時她媽媽偏愛哥哥而忽略了 她,父母婚姻關係有家庭暴力──結婚是逃離家庭的出路, 她嫁了一個自己不太愛的男人。
    婚後,把大部分時間放在自己的事業裡,以事業成就來 釐定自我價值。她不滿意自己的婚姻,不願意與丈夫兒女一 起移居美國,丈夫獨自帶著兒女在美國,孩子們過了沒有母 親的十年單親家庭生活。後來,美芳來美與丈夫復合,但情 况不是她想像得那般容易,大家同一屋簷下,卻心隔天涯。 長大了的兒女一直不能撇開心底對媽媽曾經拋棄他們的怨 恨,與美芳的關係像一塊破鏡存著裂痕,美芳感覺很痛苦。。……閱讀全文

    贏取自己的空間

    文/李飛君(執照心理諮商師)

    真實個案,徴得當事人同意,名字用假名。刊於【號角月報】2014年9月 天倫樂-心靈加油站

    東尼要升12年級了,卻整天沉迷電腦遊戲,自我封閉,除了上學外, 與外界隔絕,父母非常擔憂。爸爸成功地把東尼帶來尋求心理輔導, 一個高個子、內向、寡言的青少年,我單獨見他,我向他解釋輔導中 的保密──除了涉及危害自己或他人生命之外,他在輔導中所分享的內 容,若沒有他的同意,就算父母提問也不會透露,東尼放鬆下來逐漸 打開話匣子。東尼看他的家庭關係很負面──父母婚姻有問題,已分居 多年;爸爸獨居在家附近,每次來看他時總是嘮叨;媽媽管他像管小 孩子一樣,令他很討厭;他與弟弟們性格又合不來;他對同住的親戚 也很不滿。他感覺他的家糟糕透頂,很想儘快有能力賺錢,離開這個 家。東尼數理能力高,但語言表達能力弱,故此在社交上缺乏自信, 使他更趨向喜歡躲在電子虛擬世界中,沉迷打機逃避現實。。。……閱讀全文

    生與死的十字路口

    文/飛君(執照心理諮商師

    真實個案,徴得當事人同意,名字用假名。刊於【號角月報】2014年7月 天倫樂-心靈加油站

    在生與死的十字路口上徘徊的淑芬,帶著自殺的念頭來找我輔導。淑芬患有重度憂鬱(Major Depression),看精神科醫生已兩年,情況未見好轉, 停了藥,精神更每況愈下,兒子學校的社工轉介她來接受輔導。淑芬兩個兒子都很活躍頑皮,大的六歲,小的兩歲半,經常爭吵打架;小兒子性格很固執且有語言發展遲緩 (speech delay) 問題,常鬧彆扭和發脾氣,這都容易刺激淑芬情緒激動,當她感到情緒快要爆炸時,會有衝動想把兩個兒子扔出窗外,自己也跳樓。她也有想過跳海自殺,把兒子們一起帶「走」。
    原來,淑芬經歷過婚姻失敗, 丈夫離她而去,對她的心理造成重創;現任丈夫──兩個兒子的父親,勤奮負責但不善辭令,餐館工作時間又長,對太太情緒的波動不知所措,夫妻經常為教養孩子瑣事吵架。淑芬感覺很孤單,人生很失敗,每天面對緊張生活和管教孩子困難是個噩夢。淑芬有典型的憂鬱症病人的負面思維:極度自卑、孤單、看環境很糟糕、 沒有幫助和出路、前景一片灰暗。。。……閱讀全文

    改變從自己開始

    文/飛君(心理諮商師)

    真實個案,徴得當事人同意,名字用假名。刊於【號角月報】2014年2月 天倫樂-心靈加油站

    真實個案,徵得當事人同意,名字用化名
    吳太太的14 歲女兒一直品學兼優, 今年更考上高中名校,甫料開學不久, 就因在商店偷東西而被捕。吳太太憂 心忡忡地來尋求輔導服務,她丈夫做 生意,家庭經濟環境不錯,無法相信女兒會做出這種事。 當她查問時,反被女兒責怪她逼自己去讀競爭性最大的學 校,功課壓力太大,才跟了壞同學犯事。吳太太惶恐女兒 被起訴會影響前途,況且她一片苦心希望女兒出類拔萃, 反被女兒埋怨,感到很委屈。丈夫是沉默苦幹型,除了負 擔家庭經濟外,對家人特別是妻子情緒和家務的支持非常 缺乏,家庭裡裡外外大小事宜都要吳太太獨自處理,還有 一個患自閉症幼兒,她不斷為家庭勞心勞力,卻很少得到 家人肯定。吳太太感到很疲憊,她的憂慮、沮喪、孤單和 挫折感,在輔導過程中傾瀉而出。
    吳太太來尋求幫助是一種正面動力──輔導不單提供她 情緒渲泄、舒緩壓力的空間,更幫助她了解到她對婚姻的 不滿及對女兒一些過高的期望,往往造成自己很大的壓力。 吳太太開始重新釐定價值取向,重視女兒的感受高於成績 表現,學習把自己對女兒的關愛不單用行動,也能用言語 表達出來。華人父母傳統是用照顧供應兒女的需要來表示 愛,譬如供書教學、為他們煮食洗衣等,很少親口說愛他 們,而口裡出來的多是要求和責備,很容易形成子女自我 形象偏低、感到家庭不夠溫暖和支持度低,造成兩代人之 間的隔膜和張力。。。……閱讀全文

  • 婉嫻的故事

    文/飛君(心理諮商師)

    真實個案,徴得當事人同意,名字用假名。刊於【號角月報】2013年12月 天倫樂-心靈加油站

    68 歲的婉嫻前來角聲輔導中心求助,她受不了婚姻及兒女關係問題的折騰,患有憂鬱症已超過30 年,她跟丈夫爭吵時,會用頭撞牆,如果在車上,她有強烈衝動想打開車門跳出去。
    婉嫻有一個不愉快的成長背境──父母不和,有家庭暴力,媽媽偏愛她的哥哥,經常責打她。她感受不到媽媽的愛,小學五年級曾服毒自殺獲救。她為了儘早 離開家庭,嫁了一個與之沒有什麼感情的男人,雖然丈夫愛她,但是她卻沒法回應他的愛。生了一子一女,兩個孩子已成人,但都有嚴重的情緒問題。已婚女兒因身 體有痼疾,治療後在康復期間;婉嫻週間住在女兒家照顧她,週末才回丈夫處,但與女兒相處常吵架,大家情緒都很不穩定,她經常不是悻悻然離去,就是哭著回 家。婉嫻覺得自己很失敗,是不勝任的妻子和母親。。。……閱讀全文

  • 愛中道別

    文/津雲

    刊於【號角月報】2016年12月 生命的旋律

    秋天的暮色裡,探訪完黃伯伯,從老人院出來,心裡突然有一種很深的難過,是許久沒有過的。

    因為工作的緣故,我探望黃伯伯已經兩年多了。黃伯伯的太太兩年前去世,臨終前委託我們照顧他。他們夫妻無兒無女,也沒有其他親人在美國。他得帕金森症已經多年,不能走路,坐在輪椅上。他非常安靜,據說年輕時就這樣,話很少。他不累的時候瞇著眼笑笑看著我們,聽我們說話,累了就低著頭打瞌睡。……閱讀全文

    比死亡更堅強的愛

    文/津雲

    刊於【號角月報】2016年5月

    如果要找一個詞來形容安妮和錦泉之間的愛情,我想到的是「堅強」。35歲的錦泉癌症復發,住進臨終病房;他15歲時做了第一次手術,那以後一直活在病魔的恐嚇中;是安妮這個女孩給了他勇氣活著。最後的幾個月,安妮衣不解帶地每天服事在他身邊,直到把他的骨灰撒在大海裡。
    愛情真是堅強!可以使人甘心放下一切,為之癡狂而義無反顧。電影、小說和現實中,都有許多這樣的故事。堅強的愛情可以使人面對苦難,甚至面對死亡而有勇敢活下去的力量。面對這樣的愛情,不由肅然起敬。
    可是,死亡比愛情更堅強!……閱讀全文

    好好說再見

    文/津雲

    刊於【號角月報】2016年4月

    如何面對生命末期的挑戰?1960年代末,心理學家Elisabeth Kübler-Ross,根據對末期病人的大量觀察,提出病人情緒反應五階段論,有人稱之為「悲傷五步曲」:否定、生氣、討價還價、憂鬱和接受。

    ◎悲傷五步曲
    大部分病人的第一反應是震驚和恐懼,拒絕接受:「不可能!肯定是醫生搞錯了。」當確定是無法否定的事實時,隨之而來的很可能是憤怒:「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怒氣會針對身邊的人、環境、自己,甚至上帝。曾有位病友常常提起:「都是我那可恨的丈夫讓我常常生氣,使我成為今天這樣!」
    病人還會跟造物主討價還價:「讓我活著看到我的孩子畢業就好。」或者「如果讓我的病好了,我一定相信你。」但當看到治療無效,身體一天天轉壞,就會陷入憂鬱甚至絕望,想放棄:「反正都要死了,做這些還有什麼意義?」在五部曲裡,最後一個階段才是「接受」,對於無法改變的事實,平靜地面對,坦然接受死亡和分離,並做好道別的準備。!……閱讀全文

    安枕無憂不怕失眠

    刊於【號角月報】2016年1月

    本文是根據角聲橄欖樹全人關懷事工舉辦的心理健康講座──執照臨床社工師梁靜心姊妹主講的「安枕無憂」內容,由柯津雲姊妹結合相關資料整編。心理健康講座的錄影DVD可向角聲大眾傳播部購買。橄欖樹心理輔導服務查詢請電(718)799-8239。

    ◎服用安眠藥前要考慮的事項
    很多失眠的患者容易依賴安眠藥,但事實上安眠藥沒辦法治療長期失眠,而且有些安眠藥還有明顯的副作用。在選擇使用安眠藥之前,儘量先嘗試用其他的方法來改善睡眠,要知道失眠本身不會傷害你的身體及精神,不要因為睡不著覺而焦慮。改變自己的睡眠環境和習慣,睡房要舒服通風,日間不要睡覺,睡前四小時不要飲酒、抽菸、喝咖啡、做運動。最重要的是睡前把所有掛慮都放下。
    ……閱讀全文

    認識失眠

    刊於【號角月報】2015年12月

    睡覺本是人們生活自然而必須的一部分,是最簡單、最享受的,但在現代社會裡,卻有許多人為要入睡而徹夜掙扎,甚至白天想到晚上的輾轉反側就焦慮不安。據統計,在美國大約有30%的人有失眠的問題。

    ◎對睡眠的誤解
    人們對睡眠有一些常見的誤解,比如「失眠會引致精神病或身體上的嚴重疾病」;「如果沒有睡滿八小時,就會感覺到很疲倦」;「在睡眠中作夢,會影響睡眠品質」;「酒精能幫助睡眠,睡前喝點酒是好的」等等。這些講法都是不正確的。對睡眠和失眠多一點認識,可以有助預防失眠和正確面對失眠,避免不必要的焦慮和恐懼,甚至可以改變生活習慣,而做到安枕無憂。
    ……閱讀全文